自汗兼脑瓜疼

【病人基本资料】

【病人基本资料】

天津张××,年三十五岁,得吐血证,年余不愈。

天津孙××,年二十八岁,得吐血兼咳嗽证。

【病因】

【病因】

禀性褊急,劳心之余又兼有拂意之事,遂得斯证。

因事心中着急起火,遂致吐血咳嗽。

【证候】

【证候】

初次所吐甚多,屡经医治,所吐较少,然终不能除根。每日或一次或两次,觉心中有热上冲,即吐血一两口。因病久身羸弱,卧床不起,亦偶有扶起少坐之时,偶或微喘,幸食欲犹佳,大便微溏,日行两三次,其脉左部弦长,重按无力,右部大而芤,一息五至。

其吐血之始,至今已二年矣。经医治愈,屡次反复,少有操劳,心中发热即复吐血。又频作咳嗽,嗽时吐痰亦恒带血。肋下恒作刺疼,嗽时其疼益甚,口中发干,身中亦间有灼热,大便干燥。其脉左部弦硬,右部弦长,皆重按不实,一息搏近五至。

【诊断】

【诊断】

凡吐血久不愈者,多系胃气不降,致胃壁破裂,出血之处不能长肉生肌也。再即此脉论之,其左脉之弦,右脉之大,原现有肝火浮动挟胃气上冲之象,是以其吐血时,觉有热上逆,至其脉之弦而无力者,病久而气化虚也。大而兼芤者,失血过多也。至其呼吸有时或喘,大便日行数次,亦皆气化虚而不摄之故。治此证者,当投以清肝、降胃、培养气血、固摄气化之剂。

此证左脉弦硬者,阴分亏损而肝胆有热也,右部弦长者,因冲气上冲并致胃气上逆也。为其冲冲胃逆,是以胃壁血管破裂以至于吐血咳血也。其脉重按不实者,血亏而气亦亏也。至于口无津液,身或灼热,大便干燥,无非血少阴亏之现象。拟治以清肝、降胃、滋阴、化瘀之剂。

【处方】

【处方】

赤石脂(两半)生怀山药(一两)净萸肉(八钱)生龙骨(六钱捣碎)生牡蛎(六钱捣碎)生杭芍(六钱)大生地黄(四钱)甘草(二钱)广三七(二钱)药共九味,将前八味煎汤送服三七末。

生赭石(八钱轧细)生怀地黄(一两)生怀山药(一两)生杭芍(六钱)玄参(五钱)川楝子(四钱捣碎)生麦芽(三钱)川贝母(三钱)甘草(钱半)广三七(二钱细末)药共十味,将前九味煎汤一大盅,送服三七末一半,至煎渣重服时,再送服其余一半。

【方解】

【方解】

降胃之药莫如赭石,此愚治吐衄恒用之药也。此方中独重用赤石脂者,因赭石为铁养化合其重坠之力甚大,用之虽善降胃,而其力达于下焦,又善通大便,此证大便不实,赭石似不宜用;赤石脂之性,重用之亦能使胃气下降,至行至下焦,其粘滞之力又能固涩大便,且其性能生肌,更可使肠壁破裂出血之处早愈,诚为此证最宜之药也。

愚治吐血,凡重用生地黄,必用三七辅之,因生地黄最善凉血,以治血热妄行,犹恐妄行之血因凉而凝,瘀塞于经络中也。三七善化瘀血,与生地黄并用,血止后自无他虞;且此证肋下作疼,原有瘀血,则三七尤在所必需也。

【效果】

【复诊】

将药煎服两剂,血即不吐,喘息已平,大便亦不若从前之勤,脉象亦较前和平,惟心中仍有觉热之时。遂即原方将生地黄改用一两,又加熟地黄一两,连服三剂,诸病皆愈。

将药连服三剂,吐血全愈,咳嗽吐痰亦不见血,肋疼亦愈强半,灼热已无,惟口中仍发干,脉仍有弦象。知其真阴犹亏也,拟再治以滋补真阴之剂。

【来源】盐山·张锡纯着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

【处方】

生怀山药(一两)生怀地黄(六钱)大甘枸杞(六钱)生杭芍(四钱)玄参(四钱)生赭石(四钱轧细)生麦芽(二钱)甘草(二钱)广三七(二钱细末)服法如前。

【效果】

将药连服五剂,病全愈,脉亦复常,遂去三七,以熟地黄易生地黄,俾多服数剂以善其后。

【来源】盐山·张锡纯着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