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孩子快乐,还是成功

近来,一个家庭教育的话题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:让孩子快乐还是让孩子成功?

在娱乐大开花的时代,萌娃系列成为最受瞩目的娱乐领域,《爸爸去哪儿》是鼻祖,《爸爸回来了》是意外走红之作,今天又因为一个微博小视频,让我点开了孟非爷爷主持的《了不起的孩子》。

成功派的观点是:人生就是要追求成功,没有成功谈不上快乐,为了成功,即使让孩子们先“痛苦”若干年也在所不惜。“梅花香自苦寒来。”成功派乃“望子成龙”者。

毫无防备地,我被吓到了。和我小时候看的儿童节目不同,这些孩子们不仅更低龄,才艺也绝不只是唱歌跳舞,迥然儿童版“最强大脑”。

快乐派的观点是:人生就理当活得快乐,没有快乐的成功毫无意义,只要快乐,孩子没出息也无所谓。“我平庸,我快乐!”快乐派似乎是“望子成虫”者。

三岁学三千汉字,背古诗,背国旗,练小李飞刀,弹弓神手,小女生展示泰拳,小男孩与国际台球大师过招。

双方观点尽管针锋相对,思维方式却是相同的:他们都把成功与快乐截然对立起来。其实快乐与成功的关系远没有这样简单。二者既是矛盾的双方,又是相容的双方,还是并列的双方。

看完之后,我情不自禁在心里开始为未来的孩子规划道路了,虽然连影儿都没有。现在为人父母真的太难了,不仅要赚奶粉钱,还要挖空心思培养出“有个性”的天才宝宝。

有的孩子既成功又快乐,失败不能令他们沮丧,烦恼也不会令他们沮丧,烦恼也不会妨碍他们继续追求成功,对这种孩子,既不必强调成功,也不必嘱咐他们去寻求快乐。

新时代,依旧是“望子成龙”

有的孩子看来很成功,但是快乐的源泉过于狭小,完全寄托于高分,一旦考不好,他们就有可能崩溃,对这种孩子,就不能过于强化狭隘的成功意识。

看《T Magazine
》采访易烊千玺,他从小接受各种培训,参加各类选修,有一次接受采访,问他为什么要学这么多才艺,他说,爸爸妈妈想让他与众不同,记者又问他不觉得累吗,他用少年老成的姿态回答:不是不累,是习惯了。

有的孩子潜力本来很大,但浑浑噩噩过日子,这时候适当强化他的成功意识,或许能使他活得更充实,也更快乐。

当然,他获得了成功,不仅才艺傍身,还有内外兼修的品质,但是失去童年和过于老成的心态,不知道成年后的他会不会后悔。

有的孩子每天无忧无虑,学习也尽了力,但能力如此,这时父母若拼命逼他“成功”,则有可能使他既失去快乐,又失去他本来可能获得的那种成功,终成一个心灰意懒的失败者。

我们小时候,父母望子成龙心切,清一色教导我们好好学习,考上清华北大,成为科学家,帮他们实现梦想。

有的孩子能力有限,但心高气盛,拼命想争高分,精神表面亢奋,实际疲惫而焦虑,这种孩子万不可再强化成功意识,否则很危险。

现在的小孩子,也在父母望子成龙的心态下长大,只不过,父母要求孩子从人群中脱颖而出,成为焦点,与众不同,充满个性。殊途同归,看似“因材施教”地让孩子发展特长,实则通过孩子实现自我。

有的孩子终日无所用心,脑子够使,不往正事上用,他们看起来似乎很快乐,其实只拥有最肤浅的感官刺激,这种孩子,既不懂成功,也不懂快乐,两样都要补课。

并非任何一个父母,都有功利主义的心。但望子成龙的心在无形中给他们加压。

有的孩子只有成功才能快乐,有的孩子成功不成功都可以快乐。

摔跤吧,爸爸

有的孩子只有快乐才能成功,有的孩子皱着眉头也能得到成功。孩子什么样的都有,想按一个或几个公式来塑造孩子,极不明智。

节目中有一位天才台球选手,小小年纪就打遍天下无敌手,与潘晓婷丁俊晖等大师都曾交手。

父母有权“望子成龙”,也有权“助子成龙”,但是没有权

节目组录制VCR,讲述他的台球进化史,他在零岁时,就坐在台球桌上摸台球,光着屁股刚会走就在特制的台球桌上练习,三岁时已经让大人们出丑,中间一闪而过的是他哭着被父亲训斥练习的片段。父亲甚至将两位国际台球大师的名字结合起来,为他取这富含寓意的名字,并带他在田野里大声呼喊要打败他们的梦想。

这让我想起了最近看到的高分电影《摔跤吧!爸爸》,看完后我哭的稀里哗啦,并坚定地五分推荐。

恢复点理性后,我还是忽略了它女权主义的意义,作为励志大片的教育意义,反而是为两位女儿感到遗憾。

她们活得很有意义,为国争光拿到金牌,但是这意义是属于他们父亲的,是属于国家的,不是属于她们自己的。

节目中这位台球神童,从他出生那一刻起,台球就出现在他生命力,伴随他每一天成长,他不能选择不热爱,因为这是一道必选题。

我不能评价父母是否有道理这么做,但我确实很纠结了,天才莫扎特就是在父亲的严苛训练下,才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,还有那些三岁就当老师的瑜伽神童,七岁就背出圆周率后1000位的记忆天才……这些孩子都让我很羡慕,我希望自己也有让人惊叹的天才宝宝,我又觉得他们很可怜,在对世界一无所知时,就成为了父母博得喝彩的方式。

是否丁克,悄悄成为了人生选项之一

往前推三十年,没人觉得丁克是一件正常的事,生孩子是大事,是必须要做的事。

如今,很多女青年开始考虑,是否要成为丁克一族。传宗接代这种社会责任,就让别人去承担吧。

除了赚奶粉钱的经济压力,让一部分人略显担忧,更重要的是,如何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?如果不能给他们最优质的生存和教育环境,不如不把他们生出来。

现在,生养一个孩子的责任太大。

我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地想要干涉孩子的人生,想打着为Ta好的名义去填鸭强塞,哪一个父母不是在拼命攀比的氛围里逐渐沦陷的?

让一个未婚女青年谈论孩子,教育这些话题,确实有失偏颇,不贴近现实。但是,当为人父母以后,视角会变,准则会变,思维会变,很多事自己都会被自己说服。

好了,我也不瞎操心了。孩子这事还没影儿,我的焦虑感已经如上被倾吐出来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