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d=”hi-140500″>七十七、附李东垣药类法象

头痛须用川芎,如不愈,各加引经药,太阳蔓荆,阳明白芷,〔少阳柴胡〕,〔太阴苍术〕,少阴细辛,厥阴〔吴〕茱萸。顶巅痛,〔用〕
本,去川芎。肢节痛,用羌活,风湿亦用之。小腹痛,用青皮、桂、茴香。腹痛用芍药,恶寒而痛加桂;恶热而痛加黄柏。腹中窄狭,〔用〕苍术、麦芽。下部腹痛川楝子。腹胀用姜制浓朴、紫草。腹中实热,用大黄、芒硝。心下痞,用枳实、黄连。肌热去痰,用黄芩;〔肌热〕亦用黄
。虚热,用黄
,亦止虚汗。胁下痛,往来寒热,用柴胡。胃脘痛,用草豆蔻。气刺痛,用枳〔壳〕,看何经,分以引经药导之。眼痛不可忍者,用黄连、当归根,以酒浸煎。茎中痛,用甘草〔梢〕。脾胃受湿,沉困无力,怠惰嗜卧,去痰。用白术。破滞气,用枳壳、。调气用木香、补气用人参、膏、粳米。去滞气用青皮,多则泻元气。破滞血用桃仁、苏木、。补血不足,用甘草和血用当归,凡血受病皆用。血刺痛用当归,详上下用根梢。去痰用半夏,热痰加黄芩,风痰加南星。胸中寒邪痞塞,用陈皮、白术。然,多则泻脾胃。嗽用,去上焦湿及热,须用黄芩,泻肺火故也。去中焦湿与痛,用黄连,泻心火故也。去下焦湿肿及痛,并膀胱火,必用汉防己、草龙胆、黄柏、知母。渴者用干〔葛〕、茯苓,禁半夏。心烦,用栀子仁。饮水多致伤脾,用白术、茯苓、猪苓。喘用阿胶。宿水不消,用黄连、枳壳。水泻,用白术、茯苓、芍药。肾燥香豉。疮痛不可忍者,用苦寒药,如黄芩、黄连,详上下分根梢及引经药〔则可〕。小便黄用黄柏,涩者加泽泻惊悸恍惚,用茯神、凡用纯寒纯热药,必用甘草,以缓其力〔也〕;寒热相杂,亦用甘草,调和其性也;中满者禁用。经曰∶中满勿食甘。

天有阴阳 风、寒、暑、湿、燥、火,三阴三阳上奉之。

用药凡例

温、凉、寒、热,四气是也。温热者,天之阳也。凉寒者,天之阴也,此乃天之阴阳也。

凡解利伤风,以防风为君,甘草、白术为佐。经曰∶辛甘发散为阳。风宜辛散,防风味辛,〔乃〕治风通用,故防风为君,甘草、白术为佐。

地有阴阳 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,生、长、化、收、应之藏下。

凡解利伤寒,以甘草为君,防风、白术为佐,是其寒宜甘发散也。或有别证,于前随证治病药内选用,其分两以〔君〕臣论。

辛、甘、淡、酸、苦、咸,五味是也。皆象于地,辛、甘、淡者,地之阳也,酸、苦、咸者,地之阴也,此乃地之阴阳也。

凡水泻,茯苓、白术为君,芍药、甘草佐之。

味之薄者,为阴中之阳。味薄则通,酸、苦、咸,平是也。

凡诸风,以防风为君,随证加药为佐。

味之浓者,为阴中之阴。味浓则泄,酸、苦、咸,寒是也。

凡嗽,以五味子为君,有痰者半夏为佐;喘者阿胶为佐;有热无热,俱用黄芩为佐,但〔分〕两多寡不同耳。

气之浓者,为阳中之阳。气浓则发热,辛、甘、温,热是也。

凡小便不利,黄柏、知母为君,茯苓、泽泻为使。

气之薄者,为阳中之阴。气薄则发泄,辛、甘、淡、平、凉,寒是也。

凡下焦有湿,草龙胆、汉防己为君,黄柏、甘草为佐。

轻清成象,本乎天者亲上。

凡痔漏,以苍术、防风为君,甘草、芍药为佐,详别证加减。

重浊成形,本乎地者亲下。

凡诸疮,以黄连为君,甘草、黄芩为佐。

气味辛甘发散为阳, 酸苦涌泄为阴。

凡疟疾,以柴胡为君,随所发之时,所属〔之〕经,分用引经〔药佐之〕。

清阳发腠理,清之清者也;清阳实四肢,清之浊者也。

以上皆用药之大要,更详别证,于前随证治病〔药内〕,〔逐款加减用之〕。

浊阴归六腑,浊之浊者也;浊阴走五脏,浊之清者也。

解利外感

药性要旨

伤风者恶风,用防风二钱,麻黄一钱,甘草一钱。如头痛,加川芎一钱;项下脊旁至腰病者,羌活一钱;体沉重,制苍术一钱;肢节痛,羌活一钱;目痛鼻干及痛,升麻一钱;或干呕、或寒热、或胁下痛者,俱加柴胡一钱。

苦药平升 微寒平亦升 甘辛药平降 甘寒泻火 苦寒泻湿热 苦甘寒泻血热

伤寒恶寒者,麻黄二钱,防风一钱,炙甘草一钱;头沉闷者,羌活一钱。

用药升降浮沉补泻法

伤寒表热,服石膏、知母、甘草、滑石、葱、〔豉〕之类寒药,汗出即解。如热病半在表、半在里,服小柴胡汤能令汗出而愈。热甚,服大柴胡汤之下;更甚者,小承气汤下之;里热大甚者,调胃承气汤下之,〔或〕大承气汤下之。发黄者,茵陈汤下之;结胸中,陷胸汤下之。此皆大寒之利药也。又言∶身恶寒,麻黄汤汗泄之,热去身凉即愈。

肝、胆∶味,辛补、酸泻。气,温补、凉泻。

伤寒热食物

心、小肠∶味,咸补、甘泻。气,热补、寒泻。

伤西瓜、冷水、牛乳寒湿之物,白术二钱,川乌半钱,防风一钱,丁香一个,炙甘草一钱。

脾、胃∶味,甘补、苦泻。气,温、凉、寒、热,补泻各从其宜。

伤羊肉、面、马乳皆湿热之物,白术一钱,黄连一钱,大黄二钱,炙甘草半钱,制黄芩一钱。

肺、大肠∶味,酸补、辛泻。气,凉补、温泻。

以上二证,腹痛加白芍药一钱;心下痞,枳实一钱;腹胀,浓朴半钱;胸中不利,枳壳半钱;腹中寒,陈皮三分;渴者,白茯苓一钱;腹中窄狭,苍术一钱;肢体沉重,制苍术一钱;因怒而伤者,甘草半钱;因忧而伤者,枳壳半钱;因喜而伤者,五味子半钱;因悲而伤者,人参半钱。大抵伤冷物以巴豆为君,伤热物以大黄为君,详认病证,添加为佐之〔药〕,或丸或散〔均〕可也。

肾、膀胱∶味,苦补、咸泻。气,寒补、热泻。

目疾

五脏更相平也,一脏不平,所胜平之,此之谓也。故云安谷则昌,绝谷则亡。水去则荣散,谷消则卫亡;荣散卫亡,神无所居。又仲景云∶水入于经,其血乃成;谷入于胃,脉道乃行。故血不可不养,卫不可不温,血温卫和,荣卫将行,常有天命矣。

目疾暴发赤肿,羌活、防风、柴胡、香白芷、升麻、二制黄芩、黄连、甘草。白睛红,白豆蔻;少许,则当归为主。凡眼暴发赤肿,以防风、黄芩为君以泻火;和血为佐,黄连、当归是也;兼以各经药引之。凡目昏暗,以熟地黄、当归根为君,以羌活、防风、甘菊花、甘草之类为佐。

五味所用

泻痢水泄

苦泄 甘缓 酸收 咸软 淡渗泄 辛散

凡痢疾腹痛,以白芍药、甘草为君,当归、白术为佐,见血先后,分三焦热〔论〕。

药类法象

凡泻痢小便白,不涩为寒,赤涩为热也。又法曰∶完谷不化,而色不变,吐利腥秽,澄澈清冷,小便清白不涩,身凉不渴,脉细而微者,寒证也。谷虽不化,而色变非白,烦渴,小便赤黄而或涩者,热证也。凡谷消化,无问他证及色变,便为热也。寒泄而谷消化者,未之有也。泻痢,白术、甘草;水泻,米谷不化,防风;伤食微加大黄;腹胀,浓朴;渴者,白茯苓;腹痛,白芍药、甘草为主;冬月,白芍药一半,白术一半,夏月制黄芩。先见脓血,后见大便者,黄柏为君,地榆佐之;脓血相杂而下者,制大黄;先大便而后脓血者,黄芩二制,皆以当归根梢,详其上下而用之;腹不病,白芍药半之。身体困倦,目不欲开,口不欲言,黄
、人参;沉重者,制苍术。不思饮食者,木香、藿香叶。里急,大黄、芒硝、甘草下之。后重者,木香、藿香、槟榔和之。

风,升,生

中风

防风 升麻 柴胡 羌活 威灵仙 葛根 独活 细辛 桔梗 白芷 本 鼠粘子 蔓荆子
川芎 天麻秦艽 荆芥 麻黄 前胡薄荷

手足不遂者,中府也,病在表也,当先发汗,羌活、防风、升麻、柴胡、甘草各二钱,作一服,取发汗,然后行经养血,当归、秦艽、甘草、独活各一两,行经〔者〕、随经用之。

热,浮,长

耳聋目瞀及口偏,邪中藏也,病在里也,当先疏大便,然后行经。白芷、柴胡、防风、独活各一两,又川芎半两,薄荷半两。

黑附子 乌头 干姜 良姜 干生姜 肉桂 桂枝 草豆蔻 丁香 浓朴 木香 益智 白豆蔻
川椒 吴茱萸 茴香 延胡索 缩砂 红蓝花 神曲

上为末,炼蜜丸弹子大,每服一丸,细嚼,温酒下,茶清亦可。

湿,化,成

破伤风

黄 人参 甘草 当归 熟地黄 半夏 白术 苍术 陈皮 青皮 藿香 槟榔莪术 京三棱
阿胶 诃子杏仁 大麦 桃仁 紫草 苏木

脉浮在表,当汗之;脉沉在里,当下之。背后搐〔者〕,羌活、防风、独活、甘草。〔向〕前搐者,升麻、白芷、防风、独活、甘草。两傍搐者,柴胡、防风、甘草;右搐者,白芷加之。

燥,降,收

破伤中风法

茯苓 泽泻 猪苓 滑石 瞿麦 车前子 灯心草 五味子 桑白皮 天门冬 白芍药
麦门冬 犀角 乌梅 牡丹皮 地骨皮枳壳 琥珀 连翘 枳实 木通

经曰∶凡疮热甚郁结,而荣卫不得宣通,故多发白痂,是时疮口闭塞,气不通泄,热甚则生风也。《治法》曰∶破〔伤〕中风,风热燥甚,怫郁在表,而里气尚平者,善伸数欠,筋脉拘急,或时恶寒而搐,脉浮数而弦者,以辛热治风之药,开冲结滞,荣卫宣通而愈也。凡用辛热之药,或以寒凉之药佐之尤妙,免致药不中病,而风转甚。

寒,沉,藏

若破〔伤〕中风,表不已,而渐入于里,则病势转甚;若里未太甚,而脉在肌肉者,宜以退风热、开结滞之寒药调之。或以微加治风辛热药,亦得以意消息,不可妄也。至宝丹亦凉药也。如〔热〕甚于里,以大承气汤下之。

大黄 黄柏 黄芩 黄连 草龙胆 石膏 生地黄 知母 防己 茵陈 朴硝 栝蒌根 牡蛎
玄参 山栀子 川楝子 香豉 地榆

疮疡

标本阴阳论

脉浮者为在表,宜行经∶黄连、黄芩、连翘、当归、人参、木香、槟榔、黄柏、泽泻。在腰以上至头者,枳壳仍作引药,引至疮所。脉沉者在里,当疏利脏腑,利后,用前药中加大黄,取利为度,随虚实定分两。痛者,止以当归、黄
止之。

天,阳,无,圆,气,上,外,升,生,浮,昼,动,轻,燥,六腑。

欧洲杯盘口买球 ,妇人

地,阴,有,方,血,下,内,降,杀,沉,夜,静,重,湿,五脏。

产妇临月未诞者,凡有病,先以黄芩、白术安胎,然后用治病药。发热及肌热者,黄连、黄芩、黄
、人参。腹痛者,白芍药、甘草。感冒者,根据前解利。

夫治病者,当知标本。以身论之,则外为标,内为本;阳为标,阴为本。故六腑属阳、为标,五脏属阴、为本,此脏腑之标本也。又,脏腑在内、为本,各脏腑之经络在外、为标,此脏腑经络之标本也。更人身之脏腑、阴阳、气血、经络,各有标本也。以病论之,先受病为本,后传流病为标。凡治病者,必先治其本,后治其标∶若先治其标,后治其本,邪气滋甚,其病益蓄。若先治其本,后治其标,虽病有十数,证皆去矣。谓如先生轻病,后生重病,当先治轻病,如是则邪气乃伏,盖先治本故也。若有中满,无问标本,先治中满,谓其急也。若中满后有大小便不利,亦无问标本,先利大小便,次治中满,谓尤急也。除大小便不利及中满三者之外,皆治其本,不可不慎也。

产后诸病,忌用白芍药、黄芩、柴胡。内恶物上冲,胸胁痛者,大黄、桃仁。血刺痛者,当归。内伤发热,黄连。渴者,白茯苓。一切诸病,各根据前法,惟渴去半夏,喘嗽去人参,腹胀忌甘草。

从前来者为实邪,从后来者为虚邪,此子能令母实,母能令子虚是也。治法云∶虚则补其母,实则泻其子。假令肝受心火之邪,是从前来者为实邪,当泻其子火也,然非直泻其火,十二经中各有金木水火土,当木之分泻其火也。故《标本沦》云∶本而标之,先治其本,后治其标。既标受火邪,先于肝经五穴中泻荥心,行间穴是也;后治其标者,于心经五穴内泻荥火,少府穴是也。以药论之,入肝经药为之引,用泻心火药为君,是治实邪之病也。假令肝受肾邪,是从后来者为虚邪,虚则当补其母,故《标本论》云∶标而本之,先治其标,后治其本。既受水邪,当先于肾经涌泉穴中补水,是先治其标;后于肝经曲泉穴中泻水,是后治其本。此先治其标者,推其至理,亦是先治本也。以药论之,入肾经药为引,用补肝经药为君是也。

妇人带下,举世皆曰寒,误之甚矣。所谓带下者,任脉之病也。经曰∶任脉者,起于中极之下,以上毛际,循腹里,上关元,至于咽喉,上颐循面入目。注言∶任脉自胞上,过带脉,贯络而上,然其病所发,正在带脉之分,而淋沥以下,故曰带下也。

五方之正气味

其赤白说者,〔与〕痢义同,而无〔独〕寒者。法曰∶头目昏眩,口苦舌干,嗌咽不利,小便赤涩,大便涩滞,脉实而数者,皆热证也。

东方甲风乙木,其气温,其味甘,在人以肝、胆应之。

小儿

南方丙热丁火,其气热,其味辛,在人以心、小肠、三焦、包络应之。

小儿但见上窜及摇头切牙,即是心热,黄连、甘草。目连闪,肝热,柴胡、防风、甘草。若左腮红,是肝风,与钱氏泻青丸。〔右〕腮红,肺热,与泻白散。额上红者,是心热,与黄连一味。鼻上红,是脾热,与钱氏泻黄散。颏上红者,肾热,知母、黄柏皆二制,甘草炙。

中央戊湿,其本气平,其兼气温、凉、寒、热,在人以胃应之。

凡〔治〕小儿病,药味与大人同,只剂料等差少。如见腮、目胞赤,〔呵〕欠,嚏喷,惊悸,耳尖、手足梢冷,即是疮疹。三日后其证不减,亦不见疮苗,即以柴胡、升麻、甘草,〔加〕生姜煎,慎不可投以寒凉利脏腑之剂,使疮不能出,其祸不可〔测〕。

中央己土,其本味咸,其兼味辛、甘、酸、苦,在人以脾应之。

凡养小儿,酒肉油腻生硬冷物及生水等,不可食,自无〔疳〕癖二证、惊风搐者,与破伤风同。

西方庚燥辛金,其气凉,其味酸,在人以肺、大肠应之。

潮热

北方壬寒癸水,其气寒,其味苦,在人以肾、膀胱应之。

潮热者,黄连、黄芩、生甘草。辰戌时发,加羌活;午间发,黄连;未间发,石膏;申时发,柴胡;酉时,升麻;夜间,当归根。若有寒者,加黄
、人参、白术。

人乃万物中之一也,独阳不生,独阴不长,须禀两仪之气而生化也。圣人垂世立教,不能浑说,必当分析,以至理而言,则阴阳相附不相离,其实一也。呼则随阳出,吸则随阴入。天以阳生阴长,地以阳杀阴藏。此上说止明补泻。用药,君之一也,故曰主病者为君。用药之机会,要明轻清成象,重浊成形,本乎天者亲上,本乎地者亲下,则各从其类也。清中清者,清肺以助其天真∶清中浊者,荣华腠理。浊中清者,荣养于神;浊中浊者,坚强骨髓。故《至真要大论》云∶五味阴阳之用,辛甘发散为阳,酸苦涌泄为阴,淡味渗泄为阳,咸味涌泄为阴。六者,或收、或散,或缓、或急。或燥、或润,或软、或坚,各以所利而行之,调其气,使之平也。

咳嗽

随证治病药品

咳嗽有声无痰者,生姜、杏仁、升麻、五味子、防风、桔梗、甘草。无声有痰者,半夏、白术、五味子、防风、枳壳、甘草,冬月须加麻黄、陈皮少许。有声有痰者,白术与半夏、五味子、防风。久不愈者,枳壳、阿胶。痰有五证,风、气、热、寒、温也,详见《活法机要》中。

如头痛,须用川芎;如不愈,各加引经药。太阳川芎 阳明白芷 少阳柴胡
太阴苍术 少阴细辛厥阴吴茱萸如顶巅痛,须用 本,去川芎。

五脏补泻法

如肢节痛,须用羌活;去风湿亦宜用之。


虚以陈皮、生姜之类补之,经曰∶虚则补其母,水能生木,肾乃肝之母。肾,水也,若补其肾,熟地黄、黄柏是也。如无他证,钱氏地黄丸主之。实则白芍药泻之,如无他证,钱氏泻青丸主之。实则泻其子,心乃肝之子,以甘草泻心。

如腹痛,须用芍药;恶寒而痛,加桂;恶热而痛,加黄柏。

心 虚则炒盐补之,虚则补其母,木能生火,肝乃心之母。肝、木也;心、火也。

如心下痞,须用枳实、黄连。

以生姜泻肝。如无他证,钱氏安神丸是也。实则甘草泻之,如无他证,以钱氏方中重则泻心汤,轻则导赤散。

如肌热及去痰者,须用黄芩,肌热,亦用黄 。


虚则甘草、大枣之类补之,实则以枳壳泻之。如无他证,虚则以钱氏益黄散,实则泻黄散。心乃脾之母,以炒盐补之;肺乃脾之子,以桑白皮泻肺。

如腹胀,用姜制浓朴。


虚则五味子补之,实则桑白皮泻之。如无他证,实则用钱氏泻白散,虚则用阿胶散。虚则以甘草补土,补其母也;实则泻子,泽泻泻其肾水。

如虚热,须用黄 ;止虚汗亦用。


虚则熟地黄、黄柏补之,泻以泽泻之咸。肾本无实,本不可泻,钱氏止有补肾地黄丸,无泻肾之药。肺乃肾之母,金生水,补之故也。补则以五味子。

如胁下痛,往来潮热,日脯潮热,须用柴胡。

以上五脏,《内经·藏气法时论》中备言之,欲究其详,精看本论。

如脾胃受湿,沉困无力,怠惰好卧,去痰,用白术。

如破滞气,用枳壳,高者用之。夫枳壳者,损胸中至高之气,二三服而已。

如破滞血,用桃仁、苏木。

如补血不足,须用甘草。

如去痰,须用半夏。热痰加黄芩;风痰加南星;胸中寒痰痞塞,用陈皮、白术。多用则泻脾胃。

如腹中窄狭,须用苍术。

如调气,须用木香。

如补气,须用人参。

如和血,须用当归;凡血受病者,皆当用也。

如去下焦湿肿及痛,并膀胱有火邪者,必须酒洗防己、草龙胆、黄柏、知母。

如去上焦湿及热,须用黄芩,泻肺火故也。

如去中焦湿与痛、热,用黄连,能泻心火故也。

如去滞气,用青皮;勿多服,多则泻人真气。

如渴者,用干葛、茯苓,禁半夏。

如嗽,用五味子。

如喘者,用阿胶。

如宿食不消,须用黄连、枳实。

如胸中烦热,须用栀子仁。

如水泻,用白术、茯苓、芍药。

如气刺痛,用枳壳,看何部分,以引经药导使之行则可。

如血刺痛,用当归,详上下用根梢。

如疮痛不可忍者,用寒苦药如黄柏、黄芩,详上下用根梢及引经药则可。

如眼痛不可忍者,用黄连,当归根。以酒浸煎。

如小便黄者,用黄柏;数者,涩者,或加泽泻。

如腹中实热,用大黄、芒硝。

如小腹痛,用青皮。

如茎中痛,用生甘草梢。

如惊悸恍惚,用茯神。

如饮水多,致伤脾,用白术、茯苓、猪苓。

如胃脘痛,用草豆蔻。

凡用纯寒、纯热药,必用甘草,以缓其力也。寒热相杂,亦用甘草,调和其性也。中满者,禁用,经云∶中满勿食甘。

用药凡例

凡解利伤风,以防风为君;甘草、白术为佐。《经》云∶“辛甘发散为阳”。风宜防风味辛,及治风通用,故防风为君,甘草、白术为佐。

凡解利伤寒,以甘草为君;防风、白术为佐,是寒宜甘缓也。或有别证,于前随证治病药内选用,分两以君臣论。

凡眼暴发赤肿,以防风、黄芩为君,以泻火;以黄连、当归根和血为佐,兼以各经药用之。

凡眼久病昏暗,以熟地黄、当归根为君;以羌活、防风为臣,甘草、甘菊之类为佐。

凡痢疾腹痛,以白芍药、甘草为君;当归、白术为佐。见血先后,以三焦热论。

凡水泻,以茯苓、白木为君,芍药、甘草为佐。

凡诸风,以防风为君,随治病为佐。

凡嗽,以五味子为君;有痰者,以半夏为佐;喘者,以阿胶为佐;有热无热,以黄芩为佐,但分两多寡不同耳。

凡小便不利,黄柏、知母为君;茯苓、泽泻为佐。

凡下焦有湿,草龙胆、防己为君;甘草、黄柏为佐。

凡痔漏,以苍术、防风为君;甘草、芍药为佐,详别证加减。

凡诸疮,以黄连、当归为君;甘草、黄芩为佐。

凡疟,以柴胡为君,随所发时所属经分用引经药佐之。

以上皆用药之大要,更详别证,于前随证治病药内逐旋加减用之。

东垣报使

太阳∶羌活 下黄柏

阳明∶白芷 升麻 下石膏

少阳∶柴胡 下青皮

太阴∶白芍药

少阴∶知母

厥阴∶青皮 柴胡

小肠、膀胱属太阳, 本、羌活是本方。

三焦、胆与肝、包络,少阳、厥阴柴胡强。

阳明大肠兼足胃,葛根、白芷、升麻当。

太阴肺脉中焦起,白芷、升麻、葱白乡。

脾经少与肺经异,升麻、芍药白者详。

少阴心经独活主,肾经独活加桂良。

通经用此药为主,更有何病到膏肓。

十二经向导

手太阴肺∶南星 款冬花 升麻 桔梗 山药 檀香 五味子 粳米 白茯苓 阿胶 天门冬
麦门冬 桑白皮 葱白 杏仁 麻黄 益智 丁香 白豆蔻 知母 砂仁 栀子 黄芩 石膏

足太阴脾∶草豆蔻 茱萸 砂仁 防风 当归 益智 黄 苍术 白术 胶饴 代赭石 茯苓
麻子 甘草 半夏

通入手足太阴肺脾∶升麻 芍药 木瓜 白芍药 藿香 延胡索 砂仁

手阳明大肠∶升麻 白芷 麻子 秦艽 薤白 白石脂 砂仁 肉豆蔻 石膏

足阳明胃∶丁香 草豆蔻 砂仁 防风 石膏 知母白术 神曲 葛根 乌药 半夏 苍术
升麻 白芷 葱白

通入手足阳明∶麻黄 大黄 连翘 升麻 白术 葛根 石膏 檀香 白芷

手少阳三焦∶川芎 大黄 柴胡 青皮 白术 熟地 黄 地骨皮 石膏 细辛 附子

足少阳胆∶半夏 草龙胆 柴胡

通入手足少阳∶青皮 川芎 柴胡 连翘

手厥阴心包络∶沙参 白术 柴胡 熟地 牡丹皮 败酱

足厥阴肝∶草龙胆 蔓荆子 阿胶 瞿麦 桃仁 山茱萸 代赭石 紫石英 当归 甘草
青皮 羌活 吴茱萸 白术

通入手足厥阴∶青皮 熟地 柴胡 川芎 皂角 苦茶 桃仁

手太阳小肠∶白术 生地黄 羌活 赤茯苓 赤石脂 砂仁

足太阳膀胱∶蔓荆子 滑石 茵陈 白茯苓 猪苓 泽泻 桂枝 黄柏 羌活 麻黄

通入手足太阳∶防风 羌活 本 蔓荆子 茴香 黄柏 白术 泽泻 防己 大黄

手少阴心∶麻黄 桂心 当归 生地 黄连 代赭石 紫石英 栀子 独活 赤茯苓

足少阴肾∶知母 黄柏 地骨皮 阿胶 猪肤 牡丹皮 玄参 败酱 牡蛎 乌药 山茱萸
天门冬 猪苓 泽泻 白茯苓 檀香 甘草 五味子 吴茱萸 益智 丁香 独活 桔梗 砂仁

通入手足少阴∶细辛 熟地 五味子 泽泻 地榆 附子 知母 白术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